今天是
首页 >作品评介 >正文
大自然的诗情画意——《东海有飞蟹》赏析
作者: 薛贤荣 写作日期:2015-04-20
    《东海有飞蟹》就像一个多面的晶体,从不同角度放射出璀璨的光芒。
  首先,它是一篇美文。短短六千字的篇幅,为我们描绘了大自然的神奇画卷。“茫茫东海,连天碧波托起一朵小白花”,“小白花上有飞蟹”。“无数的岛屿,明珠般闪耀在大海上,串连成了我国著名的舟山群岛。几百座海岛涵养了丰富的海生动物,是天然的海上牧场”。“傍晚起航,在两岸高楼云立的黄浦江中徐徐前进。天地忽然开朗,惊涛陡起,黄浦汇入长江。两江相拥,激水拥浪。船头对着低悬水面的落日,夕阳红艳如圆玉;海水炽燃,大河流彩,无数的金星在水面跳动;晚霞光辉着长河,江水映着彩霞,一片迷幻……”
  紧接着,童话般的景物依次展开:宏伟壮观的是普济寺,寺内“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”的建筑,珍稀植物普陀鹅耳枥,迷人的海浪、沙滩和海洋生物,等等。当然,落墨的重点还是能飞的豹纹蟹。两个孩子小君和小早的捉蟹过程以及妙趣横生的对话,都使作品陡增灵气,充满张力。乍一看,似乎作者只是在铺陈大自然中“无数的现成宝贝”,只是一位忠诚的记录者。仔细研读,或读后深思,就会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。
  《东海有飞蟹》的纪实是一种形象性的纪实,作者高超的观察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将读者带入一个如梦如幻、如诗如画的艺术世界,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神奇,那么美妙。当然,作品的魅力不限于此,还体现在作家对自然的独特体味,那就是从强烈的感情中流溢出来的自然之诗,这样的诗给人的感觉就是和谐、欢愉,而且使人永远都在内心深处感到同自然在一起。作家似乎想使世人明白,大自然本身就是一首诗,客观世界与人的心灵可以达到完美契合。可以大胆想象,作家创作这篇作品时完全处于一种心醉神迷的状态,心游万仞,视接千里,心灵毫无拘束,头脑中显现出的灵视,是充满诗意的大自然的画卷。而且,这种状态往往不是立刻出现在作家观察了自然景物之后,而是产生于作家心境平静时的回忆之中。
  作家既用外在的眼睛观察自然,也用“内在的眼睛”观察自然。作家对外界自然的感受,在心中凝练成一种对自然的独特的感情,再用艺术的手法,将这种感情传达给了读者。在这篇作品中,人与自然之间没有界限,自然既在身外,也在心内。
  《东海有飞蟹》篇幅不长,所蕴含的知识却相当丰富。自然景物,人文景观,海洋动物,珍稀植物……令人目不暇接,作家一一娓娓道来,着墨不多,却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。其中最令人迷恋的,就是“飞蟹”。
  关于“飞蟹”, 作家询问过很多海洋生物学家,他们对此也有迷惑,正如文中所说,“他们先是惊讶、后是试图说明那是错觉”。可是作家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。谜一般的未知更是引起作家长久的回忆和思考,一直无法淡化。
  我国东南沿海的确有会飞的蟹,其学名与俗名是一段长长的文字,这些作家都回避了。作品的着重点在于描绘了飞蟹的形状、神态以及孩子们发现、探索飞蟹的过程。
  作家以经典的文字为飞蟹画了一幅肖像画:“好漂亮的一只蟹!比捉到的沙蟹大。背上的斑纹,云般流畅,响亮;底色如淡淡的晚霞,豹纹,如云豹的花纹。两旁的八只爪尖,都长着圆形的(似是舢板浆)如桨片的爪上,斑纹也如背甲。它乖乖地爬在小早的手掌中,宛如一块晶莹的玉石。”这段文字与孩子们发现飞蟹时的惊奇、喜悦和不断追问探索构成了作品的核心与高潮,也体现了作品的主旨——作家告诉读者:大自然美不胜收,令人陶醉;大自然有许多奥秘,揭示这些奥秘,能使人从幼稚走向成熟;大自然能给人类很多启迪,让人懂得怎样去做一个真正的人。
  《东海有飞蟹》与刘先平其他诸多作品一样,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鲜明的中国特色,属于最高层次的大自然文学作品。在作者笔下,无论是舟山渔场、号称 “海天佛国”的普陀山,或是被孩子们戏称为“数学树”、几何树“的珍稀植物普陀鹅耳枥,无不打上深深的中国烙印,无不具有中国大自然诗学的品质。
  作品中随处可见的对话与插入语,也充满了中国人特有的机智和理性精神。如立在甲板上的小早,面对海洋美景,喃喃地说:“我们正在驶向童话世界!”一句话,胜过千言万语。大海有知,也会认为这是对它最好的赞美词。再如“大海给孩子灵气。他们对大自然感悟,往往比成人更为灵敏”“抗得住摔打,坚韧不拔,这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品质吗?”“大海是它家,没有了汹涌的海浪,它就不会飞了”,等等睿言智语,无不体现了作者对大自然与人类未来发展的深刻思考。
  以下这段文字是对我国珍稀植物普陀鹅耳枥的介绍与描写:
  发现带来了喜悦,兴奋的争论,使他们手舞足蹈。
  这就是普陀鹅耳枥!1930年,我国著名的植物学家钟观光在这里发现的。这一发现惊动了植物学界。
  根据科学家的测算,它已有两百多岁了。
  “它不结种子?不能再长小的树?”
  “据植物学家说,它是落叶乔木,属桦木科。当春天来临时,花比叶子还要急,也就是说未长叶子就先开花了。这大概是五月份。花很像杨柳花,但这是雄花。雌花像油菜花,一大串子,长长的。雌花结果。然而这种树非常怪,虽然雌雄花开在同一棵树上,却不是同时开。授粉率很低,再加上海岛的特殊生境,所以至今只有这一棵。”
  1981年在云南植物研究所,谈到保护珍贵植物时,著名的植物学家冯国楣先生告诉我:截至目前为止,不仅是在我国,而是在全世界,只发现这一棵鹅耳枥,也就用普陀鹅耳枥命名,唯其唯贵。同时还说近年在浙江低海拔地区发现了一种冷杉(冷杉生长在高海拔地区),只有四棵,去年被人砍了一棵;如果剩下的三棵再不加以保护,被砍去,这个树种在地球上就消失了。他的沉重的心,至今依然感染着我。
  从内容看,它是科学的,从表现形式看,它又是文学的,作家巧妙地将其融于具体场景之中,真正做到了科学与文学的零距离接触。文学家的感觉,科学家的眼光,哲学家的思维——这是作家创作这篇成功作品的心理基础。
  刘先平是一位杰出的大自然文学作家,同时还是一位有思想、有责任的社会活动家。他对大自然的感受和陶醉到了痴迷的程度,然后把对大自然的感受和陶醉装进心底,再凝练成大自然之诗,并使之给人们带来快慰,带来美感,带来思考,从而唤起人们对生态道德和生态文明的认同。我们在接受如此美妙作品的同时,是否也应该想一想,我们能为大自然做些什么?
  作品最后的注释与后记,发人深思,令人警醒。一方面,科学家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延续物种、重整生态的希望;另一方面,大自然的美丽画卷正在褪色,令人惋惜。警惕啊,人们!
 
 
Copyright © 2010 www.liuxianp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工作室 版权所有
ICP备案序号:皖ICP备080028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