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首页 >新书展示 >正文
 
《云海探奇》
作者:  发布日期:2016-01-26

 山蚂蝗无孔不入

    这天一大早,考察组离开了昨晚宿营的山棚,向低岭脚方向进发。到了石峰的南坡,快下山时,许大爷指着西南方向连绵的群山说:
   “那边,是三十六冈,它向西南奔去,一个峰压过一个峰,有好眼力的人还能数得清一个个山垅。它起根发苗在低岭脚。
   “这三十六冈是草山。就是现在,站这里也看不到茂密的林子,只是近几年,南坡才封山造林。往年,咱去过。冈上全是一人多高的山茅草。人进去了,像在刀海里过。茅草叶子一刮,拉得身上一个个血口子。
   鹿街在三十六冈和低岭脚的交界处。过去逐鹿,从旌泾、紫云山跟过来,经过鹿街上三十六冈。有一年,咱带着个班子,三天就放倒了两头鹿,砍了鹿茸急忙派快腿的人往回送。谁知,还是给山霸抢走了……
   “李老师,你是有学问的人,不说你也明白:蛟坝子这边是柴山。咱们脚下的是石头山。山棚那边谷底过去就到九花峰庙前。这三十六冈是草山。数来数去,低岭脚才是大动物园哩!咱打猎那阵子,这低岭脚的熊、豹、虎、狼、鹿、羊、麂、獐……真比你们动物园的还要多,就是山霸太邪乎!打猎打到这里,野物打得堆成山,最后还得咽着眼泪往回跑。
   “解放后,山霸被打倒了,咱们管得好生生的,可这十几年,有一帮家伙变着名目滥打野物,该管的没人管,野东西一天比一天少了。你们要是能管起来,咱老头子都愿来这大动物园当看门的。”
   这一席话,说得李立仁心里涌起多种感情。他想:低岭脚划为自然保护区,确是个很理想的地方。他招呼张雄,多注意景观、林相和其他一些事项。他又想:如果能有空中摄影就更好了,像这样典型的地方是很值得研究的。可是现在没有这个条件,正如张书记所说的,他们还不得不用原始落后而又浪费精力的方式进行工作。不过这也没关系,只要我们自己有志气,四个现代化是可以在我们这一代实现的。
   太阳出山了,明丽的阳光渐渐向低岭脚上空撒去。他们下山不得不时时把背仰靠在石壁上,再放下脚,有的地方,只得攀着绳梯下去。
   到了低岭脚,就像掉进了绿色的森林海洋,不但不像从高处看的那样,只像个山中盆地隆起的小岭,而且是山岭起伏。群岭之首,就是龙珠低岭了。
   李立仁从河谷发现,这里有些溶洞。张雄捡了好几块带蜂眼的石头,说是要带回去做假山。许大爷笑了:
   “你开一百辆汽车来也装不完。”
   李立仁想,这里的地理条件,和已观察过的猴群栖息地都不一样,这倒是要格外注意的。
   云层愈来愈厚。不知什么时候,它已改变了颜色,由浅灰变成了浓黑,一片片乌云还在向这边的上空堆积,一丝风也没有,初夏的早半天就这样闷热。
   他们来到河谷岸边。还没走几步路,黑河紧张地叫起来:
   “快看,这是什么小虫?”
   张雄低头一看:只见许大爷一走动,两旁的树叶上、杂草上就有很多褐色小虫抬起了头,几乎是站起来了,摇曳甩动。小虫无头无尾,更看不到眼睛,只看到颜色浅红、圆筒般的小嘴像是张着,下面的屁股牢牢坐在草上、叶子上。这副丑陋的形象,实在令人感到恶心。
   “哟,这是山蚂蝗!以前还没听说这里有这东西。”许大爷也有些吃惊。
   张雄和黑河对山蚂蝗毫无经验。张雄只听说水里有蚂蝗,从来没听说过山上还有蚂蝗!李立仁知道的也不多,但他和黑河都听说过山蚂蝗的厉害。
   这种蚂蝗有吸盘,喜欢生长在阴暗潮湿的草莽中。对人的攻击,无孔不入。别看它现在只有一两公分长,吸饱了血以后,胀得又大又圆。由于山蚂蝗呆在树上,它能从领子、袖口钻进衣服里去。山蚂蝗还很难打得死。因此,大家都紧张地检查自己的身上。黑河大声叫着:
   “姑爷爷,你看俺这山袜上叮的这许多是不是?”
   “是的。不能拉,得赶快打掉!”
   黑河连忙噼里啪啦地打起来了。张雄也紧张地打起叮在山袜上的十几条山蚂蝗。李立仁的山袜上也不少。只有许大爷的袜子上叮得少一些。大约他是第一个走过去,山蚂蝗才起身,还未来得及叮上。
   “姑爷爷,快来帮忙。打不下来哩!”黑河正在把拼命往袜子里头钻的山蚂蝗往外拉。这家伙真厉害,山袜筒子是两层细布轧在一起的,它也钻进去一层了。
   许大爷说:
   “幸亏我们穿了山袜。快动手,有带子的用带子,没带子的找藤子,把袖口扎起来。领口扣紧。草帽不要拿掉。”
   一路上,他们要不断地清除身上、袜子上的山蚂蝗。
   张雄感到小腿上有点凉,好像有个凉冰冰的东西爬在那里。他赶快脱掉山袜,卷起裤脚检查,一条山蚂蝗正在腿上吸血哩!他连忙打掉,但是血也跟着淌出来了。再细细检查,原来是山袜上有个绿豆大的小洞。
   李立仁马上掏出针线包,帮助张雄把小洞补好。
   许大爷说:
   “这条猴子街在岭腰。”
   下了山,又得爬岭。沿途都可见到喀斯特地貌的产品,钟乳石像蜂窝般地生窍带孔。
   云层愈来愈低,已经看不到平天河上的山峰了。浓云像一层厚实的铅盖,紧紧地扣在这个盆地的上空。
   他们的内衣早就汗湿了。为了防止山蚂蝗侵入,当然不能解开衣领、敞开厚厚的工作服。所以汗水就像一条条小溪从身上往下淌。
   许大爷仰头看看天,有些担心地说:
   “这里天气怪,恐怕要下雷暴雨。要不要找个地方躲一躲?”
   李立仁看了看手表,感到时间已不允许休息。要么,就是继续上山;要么,只得撤下去以后再来。大家商量一下,还是决定上。但是对许大爷说的山区雷暴雨的危险性,也做了准备。
   “快到猴子街了。”许大爷又通知大家。
   李立仁决定:队形还是散开比较好,否则,发现了猴群,不便射击。李立仁以为这个猴子街和已观察过的生态环境差不多,因而问许大爷猴路在哪里,想从两头堵住。
   谁知许大爷说,这个猴子街面临岭下,背靠岭上,如先迂回岭上,不被猴群发现不太可能,而其他通道又没有。要不,就得派两个人从岭那边上,上下夹攻。然而那边没有人走的路,要从密林中钻过去。
   李立仁考虑了一番,觉得只好展开队形,从正面上去。
   于是,李立仁在左,许大爷居中,张雄在右,黑河跟着张雄,各自出发。

 
 
Copyright © 2010 www.liuxianp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工作室 版权所有
ICP备案序号:皖ICP备080028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