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首页 >新书展示 >正文
 
《追踪雪豹》
作者: 刘先平 发布日期:2016-01-26

  帕米尔高原的来信

    合肥的7月,正值盛夏时节。
   一封帕米尔高原的来信,激动得我和李老师整晚都在讨论。
   信是帕米尔高原牧民喀瓦夏写的,是我去年在帕米尔高原结识的塔吉克的兄弟。历史上,放牧和狩猎是游牧民族的主要生产方式。牧民天生是半个猎人。
   信的大意是:
   雪豹黑玫瑰又出现在夏牧场,它还是那样俏丽、青春焕发。断尾狼也来了,它的嚎叫还是那样震魂摄魄。你赶快来吧!
   去年,他给我说了断尾狼偷袭雪豹黑玫孩子的故事。正在我非常懊恼没有看到这场战斗时,他却说:它们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生活领地,明年很可能还都要来这片山原。
   生存竞争是动物世界公平、合理的法则,更是维护动物世界兴旺发达的机制。
   我在描写在野生动物世界探险的拙著《云海探奇》1996年再版时,写了这样的卷首语:
   “动物之间的生存竞争,往往是在激烈的搏斗、残酷的掠杀中进行着,这时焕发出的生命光华无比耀目、灿烂辉煌、犹如雷霆万钧的生命交响曲。”
   在生存竞争的搏斗中,动物的一切本领、智慧、美的品质会表现得淋漓尽致,这是动物学家、哲学家、军事家……一切热爱大自然的人们,梦寐以求的机遇。
   我原以为喀瓦夏是在安慰我。没想到他是位讲信誉的朋友。
   熟悉的朋友看到我们那样忙乱,常常调侃:“傻包!憨包!你不是见过雪豹吗?为啥还要死死去找寻生活在雪山的雪豹!有这样写作的吗?这样的作家不饿死才怪哩!”
   是的,我只能傻笑,因为在钢筋水泥已切断了人与自然血脉相连的时代,有多少人知道或是会萌发追寻野性美的激情呢?假的太多,人造肉、人造纤维、给水果美容……甚至还能造出人造鸡蛋——连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千古难题也迎刃而解!每当这时,我的好友猎人小张的名言就在耳边响起:
   “动物园的野兽,不能叫野兽,它们只是牲畜!”
   失去了野性的野兽,难道还能叫“野兽”?就连植物园的植物难道不应该也换一种叫法?
   野性的美——最具魅力、最具感染力、最激动人心——看一眼就终生难忘的美!是最具美的本质,最具生命力的美!
我们究竟应该追求哪种美呢?

 
 
Copyright © 2010 www.liuxianp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工作室 版权所有
ICP备案序号:皖ICP备08002827号